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长河先生

plzzzzzzzzzz

n久以前画过的身体互换,目前只画了一页hmmm……
第二张第三张可以不用看。

以示自己还活着(。)
唉我为什么画的这么丑。。。
新版都督我不会用啦……

“这是我的子龙啦!你快放手!”
“你又没写名字,也可以是我的嘛!”
“????////”

我觉得我画的好敷衍啊……。
今天玩了一局昭君感觉妙啊!开了大招就死不了了!!

白龙化得国士走的太快,等不及军师和君主。
后来教廷只剩下特使一个人,他封印了昔日的光辉,如今的黑暗。
后来狼人少年成了伯爵的恋人。
后来一切归于尘埃,人造人看着身后觉得自己的记忆芯片出了些问题。
于是他自言自语。

“那里应该有人吗?”

☆☆☆☆
渣画技无法体现这个分镜的美,我大概是个废了。
渣文笔也写不出想表达的句子,r。
废人。
看完教廷背景特别难受。
只能靠滤镜。
我all信,私信邦信吧。

现代paro的茨木木!!画的好像有点太幼了……
拍照无法割舍的阴影……
难过……

三角板打人一定很疼。
p2一只鸡呸凤

海军大将和一位数学老师在一起了。
从此数学老师睡觉之前一定会备好梳子和皮筋。
海军大将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要照镜子。

p3一个鱼

黄金分割率……买不起(……。)
和都督的海军大将一样都是黄的fly起